冲刺宝典

越军善于“打鸡血”:柑塘恶战师长阮少雄集中主官打冲锋

时间:2022-02-16 08:0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越军营长范德才带领的先锋团的先头营,在争夺团结高地再次失利之后,先锋团团长胡光南上校立即通过电台,向师长阮少雄求援。阮少雄师长得知先锋团几次攻击团结高地均告失利,更是心急如焚,认为情报部门都是饭桶,说进入柑塘战役的中国军队最多不超过一个师

  越军营长范德才带领的“先锋团”的“先头营”,在争夺团结高地再次失利之后,“先锋团”团长胡光南上校立即通过电台,向师长阮少雄求援。阮少雄师长得知“先锋团”几次攻击团结高地均告失利,更是心急如焚,认为情报部门都是饭桶,说进入柑塘战役的中国军队最多不超过一个师,现在实际上至少有4个师之多,这不是乱报军情坑害部队吗?

  越军资料记载,阮少雄师长对胡上校说:师主力还被中国军队阻击在代乃以南地区,看来是不能按原来预定时间增援柑塘了。你们要努力发扬先锋团敢打敢拼的大无畏精神,尽快夺取团结高地,占领磷矿地区,打开通往柑塘的大门。我师主力打通10号公路代乃一带的节点后,就能与你们一起,对占据柑塘的中国军队形成反包围,迅速收复柑塘。你要树立必胜的信心啊!

  胡上校听说师主力还被阻击在代乃以南地区,心里顿时凉了大半截。但他又认为:事到如今,只能来个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只要拿下了团结高地,收复柑塘也就胜利在望了。于是,他命令部队就地埋锅造饭,让士兵们好好吃饱了再去冲锋陷阵。

  114团范欲南团长接到1连再次击溃了越军“先锋团”进攻团结高地的消息后,心中虽然有几分欣慰,却立即通过电台指示1营营长马文金说:“团结高地是越军增援柑塘的咽喉要地,越军先锋团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后面可能还有更大规模的多路进攻。你们必须重新部署好防御力量,随时准备动用营预备队支援主阵地上的1连。必要时,我也可以调动团预备队前来支援你们。总之,一定要坚守住团结高地这个进入柑塘的重要门户,绝不能有半点闪失!”

  “报告团长,我们一定能坚守住团结高地,请你放心!我们营预备队随时准备支援团结高地上的1连!我营3连也在团结高地东西两侧构筑好了防御工事,以防越军三面夹击!”马文金营长在电台上回复范欲南团长。

  队伍集合好之后,胡上校高高地站在队伍最前头,气宇轩昂地说:“弟兄们,为了光复我北方工业重镇柑塘,我们今天必须树立与中国军队决一死战的雄心壮志!我命令:各营、连、排、班的正职马上由各营长领队组成军官骨干突击队,以营为单位站到队伍最前面来!进攻团结高地时,全团军官骨干突击队由我亲自率领打头阵。其余部队按原建制由各级行政副职负责组织指挥,站在军官骨干突击队后面!”台下的官兵听到胡光南这一指令后,知道胡光南这次又祭出了316A师的绝招,肯定又是一场大战、恶战来了。

  险恶时刻,这种将团、营、连、排、班军政素质优秀的主官集中起来打头阵的战场临时编队方法,最先就是由316A师师长阮少雄突发奇想提出来的。但很快就得到越军最高当局的认可而在全军推广应用。这种长官身先士卒、率先垂范的行为、在关键时刻能够最大限度地激发调动整个队伍的战斗激情,所以在历次的大战、恶战中,这种方法都屡试不爽、成效显著。

  在“先头营”前两次的进攻失利中,胡光南上校已经多少感受到了团结高地上的中国“师傅”们的厉害,所以就再次祭出了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招,并希望运用这一剂灵丹妙药,来挽回“先头营”前两次进攻的败局,打通团结高地这个生死攸关的症结。

  胡光南紧接着部署:“我带军官骨干突击队从正面攻打团结高地,1营从左面、2营从右面攻击团结高地。刘团副带领团预备队3营佯攻磷矿其他阵地,以牵制和分散团结高地以外的中国军队的注意力,不让他们前来增援团结高地!”

  胡光南话音一落,几个受领任务的带队副职“啪”地立正,不约而同地高声回应道:“是,明白,坚决完成任务!”胡光南猛地举起握成拳头的右手,慷慨激昂地振臂高呼:“为了越南的胜利,为了我军的荣光,攻下磷矿,打下柑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全团官兵跟着胡光南举起右手,胡光南喊一句,官兵跟着重复一句,其高亢的声浪,在北公山上滚滚回响,久久地荡漾!在场的所有越军,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热血沸腾、意气昂扬。这是越军大规模决战前惯用的动员宣誓方法。

  团结高地南面的阵地上,我军1连连长陈金玉正组织指挥战士忙于打扫战场,清理越军抛下的百余具死尸,以防烈日暴晒后在阵地前腐烂发臭。3连的耿建同连长和黄保钦指导员也正忙于在东西两个方向的工事里精心地排兵布阵,等待越军“送货上门”。

  胡光南安排部署和动员宣誓完毕后,立即指挥部队分三路开始进攻。他自己亲自带领军官骨干突击队,在林丛草莽掩护下,从正面嘁嘁喳喳、追风逐电般地向团结高地窜去。其余三路人马也按预定方向和目标快速运动。一场惊心动魄、暴风骤雨般的大战、恶战就这样悄悄地拉开了序幕。

  回到团结高地的王邦友副营长,从望远镜中发现北公山森林中的越军正在悄悄地向团结高地运动,立即一边对陈金玉连长说:“敌人又开始进攻了,命令全连进入阵地,准备战斗!”一边通过电台向营指挥部报告情况。

  营长马文金请示范欲南团长后,立即命令担任营预备队的2连火速派去两个排增援1连。接到命令后,2连连长韦学康对指导员田红兵说:“你留下带领3排继续作营预备队,我带领1、2排去支援团结高地主阵地上的1连!”说完,没等田红兵指导员回答,这个豪爽刚直、勇于担当的壮族连长,就急如星火地集合起队伍,风驰电掣般地穿过矿区谷地,越过前方山梁,直奔团结高地而去。

  团结高地上的王副营长刚报告完毕,转瞬之间,胡光南的军官骨干突击队第一梯队就已经如狼似虎地冲到了1连的第一道防线前了。驻守在第一道防线排刚一冒出头来迎战,越军的机枪、冲锋枪就“哒哒哒”地像暴风雨一般卷了过来,许多来不及闪躲的战士,瞬间就倒在了血泊之中,一个个年轻的官兵为国捐躯血染衣!

  在主阵地上的王副营长见状,立即命令特战小分队的狙击手,瞄准越军的轻重机枪手,给他们来个一枪毙命。只听见“啪——啪——啪——”几声枪响,越军的机枪立刻就变成了哑巴。在第一道防线排长听到敌人机枪,停止了射击,立即指挥全排用手榴弹轰炸冲上来的越军。只见密密麻麻的手榴弹像蜂群一样飞出堑壕落入敌阵。随着“轰隆隆”的爆炸声,越军军官骨干突击队第一梯队在血肉横飞、鬼哭狼嚎中败下阵去了。

  此时,在团结高地南北方向迂回攻击的越军正冲得起劲,只见3连连长耿建同右手猛地一挥,高喊一声:“打!”一枚枚107火箭弹拖着长长的火焰,呼啦啦地扑入敌阵,随着“轰隆隆——”的爆炸声,越军的断腿残肢四散腾飞,成片成片的越军横七竖八地倒在血泊中。

  胡光南见状,立即命令2营营长带领第二梯队接着向团结高地发起冲击。同时命令刘副团长立即指挥全团各部,向矿区各个高地实施佯攻,以吸引114团的注意力,牵制团结高地以外各个阵地的火力,从而掩护军官骨干突击队和1、2营全力攻打团结高地。一时间,磷矿区域内枪声密集如爆豆,烽烟滚滚遮云天。

  越军军官骨干突击队第二梯队在营长孙少校的带领下,在草丛中“唰唰唰”地向山上快速运动。当他们到达阵地前沿时,满眼都是横七竖八、支离破碎的越军尸体,其情状惨不忍睹。大家情不自禁地呆住了。营长孙少校大吼一声:“你们停下等死呀,快给我冲!”说完挥手“砰砰”两枪一响,呆住的军官和骨干们猛地惊醒过来,端起手中清一色的冲锋枪和轻机枪,一边“哒哒哒”地扫射,一边狼腾狐跃般地向山上冲去。

  坚守阵地的1连1排奋起抗击,但多数战士手中的56式半制动步枪,在短兵相接时不但无法发挥它中远程精确射击的优势,而且由于射速慢,弹夹容量小,没有连发能力,火力单薄,很不适应山岳丛林地带短兵相接的战斗需要。所以在越军的AK-47全自动步枪等武器密集的扫射中,我军战士一个接一个地又倒在了阵地前沿。很快,1排不但子弹、手榴弹已经打完,而且敌人已经冲到了堑壕前几米的地方。排长立即命令大家上好刺刀,准备与敌人作最后的殊死一搏。

  正当1排剩余的战士们准备跃出堑壕与越军刺刀见红之时,背后突然响起了“哒哒哒”的枪声,冲到堑壕前沿的越军军官和骨干突击队员成片成片地倒下了。原来,增援他们的营预备队在韦学康连长的带领下及时赶到了。越军军官骨干突击队第二梯队的进攻,又以伤亡殆尽而告终。此时,胡光南上校才如梦初醒地意识到:在当今以炮弹洗地的战争环境中,自己的炮兵损失殆尽,在易守难攻的劣势处境里,光凭步兵武器猛打猛冲,无异于鸡蛋碰石头、鱼肉搏刀刃。但事到如今,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只能孤注一掷地干一场。于是,他立即命令第三梯队接着冲锋。

  当越军军官骨干突击队第三梯队“噔噔噔”地向山上冲得正起劲时,他们的正面和侧翼都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密集的子弹像一般交叉扑来。越军军官骨干突击队三梯队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大部分人员就已经“噗通噗通”地倒在了血泊之中。原来,在1连和营预备队正面抗击的同时,王邦友副营长又带着他的特战小分队和1连3排迂回到了越军进攻的南面山腰,与主阵地上正面防御的队伍相互配合、彼此交叉,从而给越军军官骨干突击队致命的一击。侥幸没被击中的军官骨干突击队队员,一个个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扭头就跌跌撞撞地往回跑。

  在小树林高地指挥进攻的胡光南上校,正挥手鸣枪,厉声高喊:“不许后退,继续冲锋!”身边突然“轰隆——”一声爆炸,呼啸的弹片齐刷刷地削断了好几颗树枝,其中一块弹片“呼”地一声擦着胡光南的脑袋飞过去,差点把他那灰白色的盔式凉帽炸飞。吓得这个素来意气昂扬、无所畏惧的“先锋团”团长面如土色。原来这是我军1连发射的107火箭弹,又趁势前来拜访这位大名鼎鼎的越军团长大人来了。



Power by DedeCms